相关搜索: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
您现在的位置:南京博大 > 名家医案 >
名家医案

邹云翔教授治疗妊娠期慢性肾炎患者李某某案例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16-03-03 16:46

邹云翔教授治疗妊娠期慢性肾炎患者李某某案例

妊娠期慢性肾炎,脾肾阳虚证

李某某,女,28岁。初诊日期:1974年8月16日

        患者于1972年7月发现颜面四肢浮肿,当时因为怀孕八个月,认为系“胎肿”,故未作检查和治疗。1972午9月分娩后,浮肿加重,经当地医院检查,诊断为“慢性肾炎”。用西药治疗后肿消。但不几天,又复发作住进某医院治疗,效不显,全身浮肿更甚,下肢呈凹陷性浮肿,腹部肿大,有移动性浊音,尿量极少,体重66kg。尿检,蛋白(++++),红细胞0~2,白细胞2~6,颗粒管型O~2,血压134/96mmHg,又转入某医院。在住院期间,查血非蛋白氮41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58体积%,血沉92毫米/小时,酚红排泄试验39%(二小时),胆固醇298毫克%,血色素12.7克%,红细胞401万/立方毫米。治疗以中药为主,配合西药双氢克尿塞等。因疗效仍差,住院142天自动出院。出院前查非蛋白氮38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52体积%,血沉66毫米/小时,酚红排泄试验40%(2小时),胆固醇333毫克%,红细胞374万/立方毫米,血色素10.8克%,体重135市斤。出院诊断为慢性肾炎肾病型,出院时带出处方如下:

        处方:制苍术6g,川厚朴3g,陈广皮5g,大腹皮12g,连皮苓12g,猪苓9g,福泽泻9g,苡仁米12g,车前草12g,白茅根15g,石苇9g。

        1974年8月16日来诊时,全身严重浮肿,下肢更甚,按之如泥,腹胀,叩之有移动性浊音,小便甚少而混浊,腰酸,身半以下觉冷,面色无华,纳差,脉沉细,苔薄白,质暗有瘀点。病属脾肾阳虚,兼有血瘀,治当兼顾为是。

        处方:生黄芪15g,青防风5g,汉防己5g,炒白术9g,炒巴戟9g,桑寄生15g,制附片3g,怀牛膝9g,炒山药15g,杜红花9g,连皮苓30g,生苡米12g,白茅根90g。

        二诊(8月29日),药后尿量显著增多,每日在2000毫升以上,浮肿大部消退,腹已不胀,移动性浊音不明显,唯下肢作胀,腰酸怕冷,纳谷不振,脉仍沉细,苔色薄白,效不更张。    原方制附片改6g。

        三诊(9月24日),近几天微有外感,尿量有所减少,每日在1000~1500毫升之间,下肢作胀,微肿,余状如前。拟原方加重补气温阳之品。

        处方:生黄芪24g,青防风9g  汉防己9g,炒白术9g,炒巴戟9g,制附片9g,桑寄生15g,怀牛膝9g,杜红花9g,炒山药15g,连皮苓30g,生苡米12g,白茅根30g。

        四诊(10月23日),浮肿全退,腰部仍酸,身半以下怕冷,下肢作胀,纳谷不馨,脉沉细,苔薄,舌有少数瘀点。尿检蛋白(+++),脓细胞少量,颗粒管型1~2。方拟化裁前制。

        处方:生黄芪24g,青防风9g,汉防己9g,桑寄生15g,桑螵蛸15g,菟丝子30g,巴戟天9g,制附片15g,炒独活5g,怀牛膝9g,杜红花9g,连皮苓30g,怀山药15g,苡米15g,白茅根30g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诊(11月27日),浮肿未见反复,腰酸怕冷等症状好转,纳谷增多,大便偏干,脉细,苔薄,尿检:蛋白(++),脓细胞少量,颗粒管型0~1。病情稳定,原方巩固。

        处方:原方连皮苓改云茯苓12g。

        六诊(1975年8月13日),去年12月去外地,坚持间断服用少量~(-),红细胞O~1,管型(-),腰部稍觉酸痛,并有重着感,尿量昼多夜少,浮肿未反复,易汗,纳容不馨.苔薄质喑红,脉细,治守原法。

        处方:生黄芪24g,菟丝子30g,青防风9g,汉防己9g,炒白术9g,炒独活5g,桑寄生15g,炒巴戟15g,怀牛膝12g,制附片9g,杜红花9g,怀山药15g,云茯苓l5g,苡仁米24g,白茅根50g。

        1976年8月8日病者来称,一年来病情稳定,未见反复,每月仍服上方5~10剂。1978年年初病者调外地工作;告别时云:病情巩固,未曾反复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按语:《傅青主女科》中说:妊娠浮肿是由气与血两虚;脾与肺失职,所以饮食难消,精微不化,势必至气血下陷,不能升举,而湿邪即乘其所虚之处,积而咸浮肿症。“治当补其脾之血与肺之气,不必祛湿,而湿自无不去之理。”又说,产后水气一症是由“脾虚不能制水,肾虚不能行水”所致。治之“必以大补气血为先。”傅山先生为我们治疗妊娠浮肿和产后水气立出了明确的方案。本例水肿发病于妊娠期间,产后病情加重,其病与胎产有关是毫无疑义的。治病求本,则遵循傅氏之说,从肺脾肾论治才是正途。事实证明,不从肺脾肾论治,定难奏效,此例水肿,起先两年不退之因,盖出于此。来诊时脾肾阳虚极为显著,久病入血之象也十分清楚,治从温补脾肾,活血化瘀,是为药证相当,所以效果显著。本例治验  再次证明治病必须求本,用药必须辨证的道理。

 



更多>>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

更多>>症状索引


苏ICP备12079247号